?


文字内容:

今年7月份,中共中央办公厅和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《关于进一步减轻义务教育阶段学生作业负担和校外培训负担的意见》。随之而来的这个新学年,“双减”成为师生、家长最关心的话题。

“减”的落地离不开“增”,义务教育要为学生的终身发展奠基

“双减”,减轻了学生的负担,也减轻了家长的负担。但有些家长反而多了一分焦虑:做作业和学习时间少了,会不会让自己的孩子输在起跑线上?

“其实人生是什么,是一个马拉松,不一定跑得早、跑得快,就一定是第一。一直以来家长就认为作业越多,学生的学习越好,其实不一定。”山西省教育科学研究院教育发展战略研究中心主任汪华英说。

“义务教育必须尊重教育规律,坚持全面发展,关爱孩子的身心健康,为学生的终身发展奠基。要把孩子过重的课业负担减下来,让孩子们有更多的时间参加体育锻炼、发展兴趣特长、参与劳动实践,从而真正赢得人生、赢得未来。”省教育厅基础教育处副处长段瑞斌表示。

“减”的落地离不开“增”,“减”的是学生的课业负担和家长的经济负担,“增”的是学校教育主阵地的作用和校内教育质量、课后服务的水平。

在减轻学生作业负担方面,学校具体应该怎么做?段瑞斌介绍:“我们要求每一所学校都要建立《作业管理细则》,建立校内作业公示制度,要加强年级组、学科组的统筹,班主任要掌握各个学科的作业量、统筹安排,确保总量不超标。减量的同时还要提质,提高作业的设计质量,争取事半功倍,克服机械无效的作业,坚决杜绝重复性、惩罚性的作业。”

减了作业负担,增了课后服务,如何在作业和课堂上保证学生学足学好,进一步提升作业质量和教学水平是老师们最为关心的话题。太原市十二中教师孙艳芳说:“每一项作业老师都会进行精心选择,有基础性练习,有能力提升性练习,还有拓展性练习,学生可以根据自己的情况选择适合自己的作业去做。”

“特别开心,特别有趣。”“每个星期最期待的就是这个课。”这是孩子们的心声。

发挥学校主阵地作用,让学生回归校园

学校主阵地作用能够充分发挥,学生就能更好地回归校园,在校内“吃饱”“吃好”,也就减少了对校外培训的需求。长治作为全国首批、省内唯一的“双减”试点城市,在全省率先出台了“5+2+1”的“双减”实施方案,课后服务实现了“菜单式”管理。

所谓“5+2+1”就是义务教育阶段公办学校每周的5个工作日都开展课后服务,每天不少于2小时,双休日中的1天也用于开展课后服务。在2小时的课后服务中,许多学校都采取1小时作业辅导加1小时兴趣课程的形式。

开展课后服务不仅要满足学生的兴趣特长,还要和课标学习内容结合起来,系统性地巩固学生的课堂知识。长治市鹿谷小学就将课后研学与课堂教学相结合,推出了项目化学习新模式。该校教师门婷婷说:“我们做的项目化学习,将一到六年级语文书上所有关于北京的课文进行了统编整理,让孩子们先进行课文学习,接着带孩子们走进北京,进行了体验式研学,回来以后他们就进行了项目化学习整合。”

作为全国“双减”试点城市,长治市还创新空中课堂、线上名师辅导等多种举措,切实让学生能够减轻负担,教学能够提质增效。

“现在要求小学生在学校完成全部作业,不带回家,初中生在学校完成80%以上的作业。同时作业是分层的,学优生可以布置一些拓展性作业,学困生做一些基础性作业,这样所有的学生都感觉适合自己,对自己学习是有利的。”长治市教育局副局长王文斌表示,“从全市来看,下一步我们要进一步完善标准,通过达标,通过打造示范校,让每个学校都向示范校看齐、向标准看齐,在发展中进一步完善补充。”

扭转不科学的教育评价导向,让教育真正返璞归真

“双减”政策一经出台,令人惊呼教培行业走进了“寒冬”,不少校外培训机构站到了迷茫的十字路口。在我省,长治市教育局查处并公示了两批非法校外培训机构,一共338所。太原市下发了《关于暂停全市学科类校外培训机构线下培训的通知》,太原益学教育、福布斯学校、晨晨教育等已经暂停营业,还有一些培训机构甚至人去楼空。为了加强对校外培训机构进行监管,省教育厅新近成立了校外教育培训监管处。2021年以来,全省累计排查校外培训机构5100余个,下发停办通知书1092份,下发整改通知书727份,停业整顿1123所。省教育厅共接到各种举报问题线索196条,已办结180条。

段瑞斌表示:“随着校外培训减负、规范的过程,特别是坚决斩断校外培训考证、考级,与中小学生招生入学挂钩的利益链条,严肃查处学校教师参与有偿补课,甚至课上不讲课下讲的违规行为。”

孩子不补课了,中考怎么办?高考怎么办?家长担忧背后的根本原因是什么?应该怎样去缓解?上海市教育科学研究院南钢博士认为:“家长担忧的背后是对学校教育质量的担忧,是对学生成长中由唯分数论所导致的单一评价模式导致的。对此,去年10月,中共中央、国务院印发了《深化新时代教育评价改革总体方案》,就是为了扭转不科学的教育评价导向。但破除唯分数论,并不意味着不要分数,而是要改变把分数作为唯一评价标准,这就要求构建起多维度、多形式、立体化的学生发展评价体系。”

其实,“减负”并不是一个新鲜词,自1985年普及义务教育以来,教育部门已陆续发出50余次“减负令”。所以说,义务教育阶段的负担之重并非一日之寒,要实现“双减”目标也不是一日之功。“就教育系统内部而言,需要创新学校管理、提升教师队伍素质,创新教育教学模式。就教育系统外部来说,家长如何转变角色,成为一名高质量的陪伴者和学生成长发展的助推者,就显得尤为重要。”南钢说。

“双减”在校门内减掉的是过重的课业负担,在校门外减掉的是无序的培训乱象。教育要在“双减”之后真正返璞归真,恐怕得先减掉困扰众多家庭的择校焦虑、升学焦虑。什么时候教育资源的配置能更加均衡,什么时候考试升学不再是学习的唯一目标,什么时候我们更关心孩子的成长而不只是成绩,我们的教育就真正回归到了树德育人的本真,教师、学生、家长就回归到了自己原本的位置。(李林霞)


原视频链接:【全方位推动高质量发展透视】“双减”之下 教育如何返璞归真?

?